常見問題

工作經驗

問:根據新法規定,在適當說明理由的情況下,經行政長官批准,可豁免進入職程的較高職等或職階所需的工作經驗。該規定應理解為豁免某投考人的工作經驗要求,還是豁免開考職位所需的工作經驗?
答:在適當說明理由的情況下,經行政長官批准,可豁免開考職位所需的工作經驗。(第12條第4、第5及第6款)
問:應該如何界定新法規定的進入職程所需的工作經驗?
答:通常適當的工作經驗以下列方式界定: 工作經驗應相等於法律規定人員晉升至擬填補的空缺的職等或職階所需的服務時間,同時開考通告內必須明確列明有關工作經驗的要求。(第12條)

入職開考

問:新法規定某些範疇的職程之間,任職於級別較低的職程的人員如具備法定條件,可投考較高級別的職程,例如照相排版員職程和照相排版系統操作員職程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部門在以較高級別的職程開考時,可否招聘高於第1職等第1職階的職位?
答:一般情況下,部門應以職程的第1職等的第1職階職位招聘人員,但部門亦可按實際需要開考較高職等的職位,招聘具備適當工作經驗的人員。
問:醫生職程的入職是透過審查文件的考試方式,但職程制度第12條規定投考人須通過以考核方式進行的開考後才能入職,而第78條規定廢止所有與職程法律抵觸的法律規定,那麼進入醫生職程的審查文件考試方式是否抵觸職程法律,日後進入醫生職程是否都要全部改用考核方式呢?
答:新法第19條第2款規定衛生範疇的特別職程由專有法規規範,當中包括第68/92/M號法令規範的醫生職程,由於其屬於特別制度,所以新法規定的開考方式並不影響人員可透過審查文件方式之考試投考進入有關職程。
問:由於原來的一些職程因合併或納入另一職程而改變了原來的職程名稱,那麼已進行的開考,是否須採用新職程制度規定的職程名稱。如資訊高級技術員因納入高級技術員職程,未完成的開考程序用新職程名稱【高級技術員(資訊範疇)】還是繼續用舊職程名稱(資訊高級技術員)?
答:在法律生效日已進行的開考繼續採用舊職程的名稱,當任用有關人員時則須採用新法規定的職程名稱。如例,未完成的開考程序繼續採用資訊高級技術員的職程名稱,當委任有關人員時,則須採用高級技術員職程。(第70條第2款)
問:新法將原屬特別職程的高級資訊技術員、資訊技術員及資訊督導員等3個職程分別納入一般職程的高級技術員、技術員及技術輔導員,並規定在新法生效之日屬資訊範疇的人員日後可投考屬更高級別一般職程(資訊範疇)。例如,按新法規定通過入職開考進入技術員職程(資訊範疇)的特級資訊督導員,日後進入特級技術員職級服務滿三年,且在該期間取得不低於“滿意”的評語,部門進行高級技術員(資訊範疇)的入職開考時,有關人員可否基於新法的規定參加開考?(第73條)
答:第73條的規定是為了保障原屬資訊範疇的人員可投考更高級別的資訊範疇的一般職程。根據這個原則,特級資訊督導員通過開考進入技術員職程(資訊範疇)後,日後如部門進行高級技術員(資訊範疇)的入職開考時,有關人員可與符合條件的其他人員一樣,參加有關開考。
問:如果未按新職程制度調整有關人員編制,可否進行開考?如資訊高級技術員已納入高級技術員職程,而部門原來的人員編制內有10個高級技術員職位及4個資訊高級技術員職位,是否要先將人員編制改為14個高級技術員職位才能委任有關人員。另外,是否需要在高級技術員編制職位內細分資訊範疇?
答:新法生效後,各部門應以新職程進行開考。如例,新法生效後資訊高級技術員已納入高級技術員職程,故部門應以高級技術員職程(資訊範疇)開考,而有關人員編制則可在法律生效日起計365日內作調整。另外,人員編制表內不須列明職務範疇。
問:新法生效前,由於一些職程因合併或納入另一職程而改變了原來的職程名稱,而該部份涉及名稱變更的職程的晉級開考已獲監督實體批示同意,但未刊登於特區公報內,有關開考可否以舊職程進行?如不能,是否需要重新撰寫建議書?
答:在這種情況下,不需要重新撰寫開考建議書。例如,根據新法規定,資訊技術員職程納入技術員職程,如某公共部門已撰寫了資訊技術員職程晉級開考的建議書,且已獲監督實體批准,則該部門無需重新撰寫資訊技術員的建議書。

晉級

問:翻譯員職程與文案職程的晉級至最高職等所需的條件是否相同?
答:兩個職程的最高職等所需的晉級條件是不同的,因為翻譯員職程沒有增加職級,僅增加3個職階,故該職程最高職等的晉級條件與其他職等的晉級條件相同,即在原職等服務滿3年,且取得不低於“滿意”的評語,又或在原職等服務滿2年,且取得不低於“十分滿意”的評語,可晉升至緊接的較高職等。(第27條第4款) 另外,因為文案職程增加了一個職級,根據新法律規定,晉升至職程內的最高職等,須在原職等服務滿9年,且取得不低於“滿意”的評語,又或在原職等服務滿8年,且取得不低於“十分滿意”的評語。(第14條第1款1項)
問:新法律生效後,翻譯員職程的晉級是否不需要透過考核方式,而僅須採用審查文件的方式進行開考?
答:新法沒有修改翻譯員職程的晉級開考方式,所以新法生效後,有關職程的晉級開考方式仍然沿用現行的做法,即晉級至第2及第3職等需要通過以知識考試的方式進行的開考。
問:新法規定晉級至最高職等的人員須在原職等服務滿8年,且工作表現評核不低於“十分滿意”, 而該規定是否要求必須連續取得有關評核結果?
答:新法規定的晉級條件並沒有要求有關人員必須連續取得“滿意”或“十分滿意”的評核,僅需取得作為晉級條件的評核數量。例如,有關人員已取得7年的“十分滿意”,但第8年僅取得“不大滿意”的評語,如第9年其又取得“十分滿意”的評語,則其已符合晉級條件。
問:工作人員在法律生效時已符合晉級條件,部門是否須為有關人員辦理晉級手續?
答:若有關人員為編制內人員,部門須在其符合晉級條件後90日內進行晉級開考;如屬合同人員,則按現行合同人員的晉級程序處理。
問:個人勞動合同人員轉為編制外合同擔任相同職程內的職務,其以個人勞動合同方式提供的服務時間會否為晉級及晉階效力計算?
答:新法生效前,個人勞動合同不受職程制度規範,不能直接與其他受職程制度規範的任用方式作比較,因此即使有關人員轉換為其他任用方式擔任相同職務,其以個人勞動合同方式提供的服務時間將不可作為晉級及晉階效力計算。新法生效後至新開考制度生效前,選擇訂立受職程制度規範的個人勞動合同的人員,若改以編制外合同任用,其在個人勞動合同提供的服務時間會為晉級及晉階效力計算。(第1條第2款、第69條第5款)

職務範疇

問:職務範疇應該如何訂定?
答:部門可按其需要在一般職程的高級技術員、技術員、技術輔導員及行政技術助理員內訂定職務範疇,並可採用有關職務範疇聘請人員,但必須在開考通告內明確列明。至於技術工人及勤雜人員職程的職務範疇則須由行政公職局訂定。

職務主管

問:職務主管代任主管官職,可否繼續收取職務主管的附加報酬?
答:不可以,因為主管官職不可以兼收其他附加報酬。
問:當職務主管代任處長時,有關職務主管的職位可否由其他人代任?
答:這情況的職務主管的職位可由其他人代任。
問:法律是否容許人員收取兩項職務主管的附加報酬?
答:人員不可收取兩項職務主管的附加報酬。
問:職務主管代另一職務主管時,可否收取代任職務主管的附加報酬?
答:不可以。
問:因代任職務主管而收取的附加報酬是否需要扣除醫療費用?
答:因為目前職務主管的附加報酬是不需要扣除醫療費用的,故因代任職務主管而收取的附加報酬同樣不需要扣除醫療費用。
問:新法生效後所有正收取25點職務主管附加報酬的人員是否自動改為50點,而不需要通過修改建議書?
答:新法生效後,所有職務主管都會收取50點的附加報酬,故部門不須就此事向司長提交相關建議書,只須進行相關支付手續。

發放法規草擬職務及法律筆譯職務每月附加報酬的標準

問:法院翻譯案件的人員可否收取法律筆譯職務的附加報酬?有關人員放假可否收取有關報酬?能否繼續收取超時工作補償?
答:為落實新法第54條的規定,專責部門將會制定統一的指引。
問:如果有關人員不是全部時間都在草擬法規,同時要做其他法律工作,如製作法律意見書,那有關人員可否收取草擬法規的每月附加報酬?是收整月的報酬還是按其實際草擬的日數來計算報酬?
答:為落實新法第54條的規定,專責部門將會制定統一的指引。

轉入制度

問:工作人員在原職程所提供的服務時間,會否為在轉入後新職程的晉級或晉階效力計算?
答:1. 法律生效日處於原職程頂點的人員,其在所處職級或職階提供的所有服務時間均會計入晉級及晉階所需的服務時間,並根據第68條的規定進行轉入。(第68條) 2. 法律生效日非處於原職程頂點的人員,其在原職級或職階所提供的服務時間,可以作為新職程的晉級或晉階計算,但晉級或晉階後所剩餘的服務時間,不可作為其下一次晉級或晉階計算。 3. 舊制度中編制外合同和散位合同是參照適用職程制度的規定,而新職程制度的適用範圍已延伸至編制外合同、散位合同,故有關合同人員如在新法生效之日已符合晉階所需的條件,部門須為其辦理有關晉階的手續。
問:新法規定進入督察職程的第3職等,須具備高等課程學歷,且完成合適的實習或培訓課程或具有合適的工作經驗,現處督察職程第1或第2職等且具備上述條件的人員,可否直接轉入該職程的第3職等?
答:現職具備高等課程學歷的人員不能直接轉入該職程的第3職等,而須按照其原處的職級及職階轉入新職程相應的職級及職階。另外,部門可按實際需要,舉行第3職等督察的入職開考,符合條件的現職人員可投考。(第29條第3款(2)項)
問:因督察職程增加了兩個職等,處於該職程的頂點人員(430點)怎樣按晉級及晉階的規定轉入相應職級及職階?
答:根據新法規定,絕大部分垂直職程均增加一個職等,而工作人員晉升至該職等,須在原職程的最高職等服務滿8年,且工作表現評核不低於“十分滿意”,又或服務滿9年,且工作表現評核不低於“滿意”。而督察職程則增加了兩個職等:第5和第6職等。晉級至第6職等須符合上述條件,晉級至第5職等的條件則與該職程的其他職等相同,即在有關職等服務滿2年,且工作表現評核不低於“十分滿意”,又或服務滿3年,且工作表現評核不低於“滿意”。 譬如處於原職程頂點的人員在特級職級已有10年服務時間及相關評核均為“十分滿意”,根據晉級至第5及第6職等所需的條件,有關人員可晉級至第6職等的第1職階(540點)。(第14條第1款、第68條)
問:由於人員的評核結果可能各年不盡相同,為了晉級和晉階效力,部門在計算職程頂點工作人員的評核時,應從有關人員處於職程頂點的首年的評核開始計算,還是按倒序的方式,由最近1年的評核開始計算?
答:根據新法規定,人員晉級至最高職等需要9年的“滿意”評語,如有關人員取得“十分滿意” 的評語可提早1年晉級。部門應從人員處於職程頂點的首年順序開始計算有關人員的評核,而將有關人員轉入相對應的職級及職階。例如原處於技術輔導員第4職等已服務滿9年,其中從進入該職等開始時的首年開始連續取得8個“十分滿意” 的評語,而第9年則取得“滿意”評語,按上述規定,該人員於新法生效後晉級至第5職等第1職階,並保留1年服務時間作為下次晉階之用。(第68條第2及第3款)
問:新法生效後處於原職程頂點的人員,因符合新法規定的晉級和晉階規定而轉入新職程的更高職級或職階,從而獲得薪俸點的調整,其後,如有關人員申請退休,其退休金應如何計算?
答:根據公職法律規定,如有關人員實際服務滿36年,其退休金可按其退休時所收取的獨一薪俸計算,而屬其他情況的退休人員的退休金,則按照其退休前36個月所擔任各職務的獨一薪俸的90%作為計算基礎。 例如:原處行政文員職程頂點(330點)的人員獲批准於2009年10月份退休,有關人員已在該職程服務30年,而在第4職等有17年服務時間,且工作表現評核均為“十分滿意”。按轉入的規定,有關人員會直接轉入行政技術助理員職程的第3職階(370點)及有1年年資,同時,按職程制度的追溯規定,有關人員在2007年7月1日至2008年8月3日期間是收取355點,2008年8月4日至2009年8月3日期間是收取370點,即有關人員的退休金應分別以370點、355點及330點在36個月內的對應月份計算有關平均薪俸。(第13條、第14條、第68條及第81條)

個人勞動合同

問:新訂立的個人勞動合同受職程制度規範,但有關合同人員的福利待遇是否也跟隨一般公職法律制度的規定?
答:新法生效前的個人勞動合同不受職程制度規範,本次新法將個人勞動合同納入適用範圍內,使個人勞動合同人員與編制內、編制外合同及散位合同人員在入職、晉級及晉階等方面保持一致。至於個人勞動合同人員的其他福利和義務,將通過修改其他公職法律制度加以完善和統一。(第1條第2款)
問:部門能否在徵得各個人勞動合同人員的同意後,統一訂立新的個人勞動合同?哪些部門會有專有人員通則?
答:由於個人勞動合同須符合雙方當事人的意願才可訂立,故部門應獨立與各人員按職程制度規定訂立新個人勞動合同,但部門可制定統一的合同擬本。(第69條)有專有人員通則的部門包括澳門大學、澳門理工學院、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澳門金融管理局、民航局、民政總署及澳門基金會等。
問:新法規定現有的個人勞動合同人員,在獲合同雙方同意的情況下,可於180日內訂立受職程制度規範的新個人勞動合同,按上述規定新訂立合同的人員可否申請加入公積金制度?有否申請期限?
答:選擇訂立受職程制度規範的新個人勞動合同的人員,若之前未加入公積金制度,可在其訂立新合同之日起計30日內可選擇加入公積金制度。(第69條)

追溯效力

問:新法中修改《司法輔助人員通則》第23條第1款所指的主管官職的薪俸表,使有關人員的薪俸獲得調整,那麼有關人員的薪俸追溯是按照職程制度還是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所訂的標準進行計算?
答:第7/2004號法律《司法輔助人員通則》第4條規定,法院及檢察院的書記長、助理書記長、主任書記員,均屬主管官職,所以有關追溯是按《領導及主管人員通則的基本規定》所訂的標準進行計算。(第63條第2款)
問:登記官或公證員如實際負責有關登記局或公證署的管理工作,有一項80點的每月附加報酬,這項附加報酬可否追溯?是否一定要是負責管理工作的登記官或公證員才可收取這項附加報酬及追溯金額?
答:新法規定,於法律生效日屬登記官及公證員職程的人員,且實際擔任有關職務,可獲承認自2007年7月1日起有權收取該80點的每月附加報酬。(第81條第4款) 另外,於新法生效後入職的人員,則須負責有關登記局或公證署的管理工作,方獲發放有關80點的每月附加報酬。(第61條)
問:舊制度規定職務主管有權收取100點的50%或25%的酬勞,而新制度將有關附加報酬訂為100點的50%,有關差額會否追溯?
答:法律規定的追溯情況,並不包括職務主管的新、舊附加報酬之間的差額。
問:新法生效前過世、離職或已退休的人員會否因新職程制度的規定而獲得追溯?
答:因為法律規定人員因轉入新職程而引致的薪俸點調整,才會追溯至2007年7月1日,而在新法生效前,即2009年8月4日前過世、離職或已退休的人員因没有轉入新職程,因而他們不會獲得追溯。(第81條)
問:職程制度所追溯的獨一薪俸是否包括假期津貼、聖誕津貼、超時工作補償?
答:職程制度所追溯的獨一薪俸僅包括人員的12個月薪俸,並不包括假期津貼、聖誕津貼、超時工作補償。(第81條第2款)
問:因病缺勤會扣除在職薪俸 (即薪俸的六份之一),因新職程制度而有薪俸點調整的人員是否需要扣除有關新舊職程薪俸點的差額?
答:第14/2009號法律有關薪俸點的調整追溯規定中並沒有針對因病缺勤的扣除及收回作出明確及特別的規範。然而,本局認為如因病缺勤期間的薪俸點嗣後出現變更,且在扣除在職薪俸時是以原薪俸點作計算的情況下,則應由作出扣除之實體作出相應之調整;如工作人員已獲准或已收回有關扣除,則不論作出扣除時是否以原薪俸點作計算,只要有關扣除及收回的金額相一致,便無需要再作出任何差額調整。
問:若可以追溯的人員在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期間轉往另一部門工作,支付有關人員的追溯金額是由新部門支付還是由原部門支付?
答:財政局的回應: 若工作人員在01/07/2007至2009年期間曾轉換部門工作,而原部門及新部門均屬非自治部門或行政自治部門,其可追補之薪俸應由現時所屬之部門承擔,然而,如工作人員亦曾任職於財政自治部門,屬該期間的追補薪俸則由該自治部門本身預算內可動用資金承擔。
問:如果於2008年才被徵用的人員的追溯,是否須由原部門和徵用部門共同負責計算及支付有關金額?
答:財政局的回應: 若工作人員於2008年才曾被徵用到另一部門,而原部門及徵用部門均屬非自治部門或行政自治部門,其可追補之薪俸應由現時所屬之部門承擔,然而,如工作人員的原部門或徵用部門屬財政自治部門,屬該期間的追補薪俸則由該自治部門本身預算內可動用資金承擔。

原工人及助理員

問:原工人及助理員組別的部分人員在轉入新職程後,晉階至下一職階所收取薪俸點低於其在原職程晉階後所收取的薪俸點,故可直接轉入緊接的較高職階,這情況下有關人員在原職階的服務時間會否為晉階效力計算?
答:有關人員在原職階的服務時間會為晉階效力計算,例如原第3級別第5職階的半熟練工人,薪俸點為170點,在該職階服務滿3年,且均取得“十分滿意”的評語,當有關人員轉入技術工人職程第4職階(180點)後,其在原職階的3年服務時間可作為晉階至第5職階(200點)計算。(第67條第4款、第71條)

司機職程

問:現職人員根據甚麼標準轉入司機職程?
答:人員轉入司機職程是以其實際執行輕型車輛司機或重型車輛司機職務,以及有關部門必須已設有輕型車輛司機及重型車輛司機職務作為標準,否則其不能轉入該職程。(第67條第1款(4)項)
問:如何界定人員是轉入輕型車輛司機職程還是轉入重型車輛司機職程?原屬半熟練工人是否一定轉入輕型車輛司機職程?是否以有關人員具有哪類汽車駕駛執照作為轉入輕型車輛司機或重型車輛司機職程的標準?
答:人員轉入司機職程是以其實際執行輕型汽車司機或重型汽車司機職務作為標準,同時應由部門衡量有關人員實際駕駛哪類車輛執行職務,所以有關人員的轉入不是以人員原來所屬的職程或具有哪類汽車駕駛執照作為轉入輕型車輛司機或重型車輛司機職程的標準。(第67條第1款(4)項)
問:原工人及助理員組別內維修車輛的人員轉入重型車輛司機職程後,可否執行車輛維修機械的職務?
答:有關人員轉入重型車輛司機職程後,不妨礙其繼續執行車輛維修機械的職務,而行政公職局日後亦會對重型車輛司機職程的職務內容作適當界定。(第67條第1款(5)項)
問:新法規定重型車輛司機職程以3年駕駛重型汽車的工作經驗作為其中一項入職條件,而現職人員轉入此職程時是否需要符合上述的條件?
答:現職人員轉入有關職程時不需要符合該項入職條件,但新法生效後投考該職程的人士則必須符合該職程的入職條件。(第67條第1款(4)項)

徵用

問:新法生效後,工作人員可否以新增的職級被徵用?
答:因新法並沒有修改有關徵用的規定,故公共部門可沿用現行的規定徵用工作人員。

轉入手續

問:新法生效後,尚未辦理轉入手續的的人員是否不能按照新職程收取薪俸?
答:新法生效後,部門僅可在提供的人員轉入文件獲行政公職局核實後,方可辦理續後手續及支付薪俸。

負擔

問:新法規定為實施法律而引致的負擔,由登錄於澳門特別行政區預算的適當項目承擔,即自治機構的職程人員的財政負擔亦由澳門特別行政區預算的適當項目承擔?
答:財政局的回應: 第14/2009號法律第80條有關負擔的規定並沒有一如第15/2009號法律第33條針對非自治或行政自治部門及財政自治部門作出具體操作上的規定,但考慮到財政自治部門享有行政及財政的自治權,而其本身預算亦屬特區總預算的組成部份,故就新法律的實施而引致的負擔應由該自治部門本身預算內可動用資金承擔。